为自由而唱,我的小百灵鸟

@小果
万事顺意

我的原则就两条

1.关我屁事

2.关你屁事

【个人主义||祺鑫】少年游

【日暮以南】

下一棒: @饭饭牌米饭供应商 


日出东方,鸡鸣声声,集市渐渐热闹起来,叫卖声谈话声掺杂在一起。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后半夜一场春雨细细打来,直至清晨才堪堪停下,这座繁华的城镇焕然一新。


客舍门前柳叶因来往客商而沾染的灰尘也被洗刷干净,绿油油的鲜嫩。


主街道一如既往地热闹,酒馆二楼窗户开了半扇,身着藏青色衣袍的男子探了半个身子望了一眼,与对面坐的人说了两句,另外半扇窗便搭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下一瞬窗子就被推...

Q:姐姐,中元,怕怕

妹妹,不怕,爬爬

月亮岛 03

夏夜的海边,安静的连虫鸣声都没有,只剩火把燃烧的声音,白日里喧嚣的海岸此刻却是平静无波。


直到泥俑被丢进海里,他似乎听见小孩子微弱的哭声,自己也像是被溺进水底,模糊间睁开眼睛,笑娃娃模样的泥俑四分五裂,里面蜷缩的孩子脸色青白,眉心一点红痕,嘴角以一个诡异的角度上扬,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不要!”


丁程鑫猛的睁开眼睛,额头一层细密的汗,他浑身发虚心跳剧烈,环顾四周,不是令人窒息的黑色海底。


“你还好吗?”


后背被轻轻拍了拍,丁程鑫吐出一口浊气,意识渐渐清明,他转头看向马嘉祺,勉强扯了扯嘴角:“我没事。”


那天与村民们分开以后,丁程鑫站在原地愣了......

我的小风小年问心无愧仁至义尽,对任何人

月亮岛 01

海上风浪近日有些频繁。


太阳在东方升起,从海平线起迅速驱逐黑夜。


昨夜一场海上风暴,海岸边冲上来不少东西,一清早便有村民踏着朝阳赶来。


马嘉祺在剧烈摇晃中睁开眼睛,临近七月底,太阳温度却并不高,似乎隔着一层模糊的雾,只起到照明的作用。


周遭一张张陌生又有些警惕的面孔让他有些头晕,众人七嘴八舌打听他的来意,马嘉祺这才想起自己那艘游艇,目光四扫,只发现了远处被昨夜那场海上风暴撕裂的游艇碎片。


他有些头疼的站起身,眉头皱起,目光淡淡扫过众人,不咸不......

【祺鑫】情书

高冷学霸祺*阳光校草鑫

送给阿满@渝满 迟到的生贺 


人人都知道,渝中高二的校草丁程鑫在追求高一新入学没多久就名满渝中的面瘫学霸马嘉祺。


“诶~”课间操结束的空档,大部队涌向教学楼小卖部等各个方向,丁程鑫从高二队伍里钻出来,穿着一身显眼的校服一头扎进高一的人群里,拉住了面无表情往前走的人。


“不要这么冷漠噻。”


面对这位锲而不舍到令人头疼的追求者,马嘉祺难得皱起了眉头,这张本就淡漠的脸越发显得生人勿近。


“我再说最后一次。”马嘉祺轻扯开他抓着自己校服的...

有一个想尝试写🔞的想法,有什么合适的梗吗

【夏日人间||祺鑫】若我

上一棒@森栀木木 

下一棒@鱼饮 


00

是恋爱第几年了?


马嘉祺关上房门,靠在墙边回想。


三年。


他和丁程鑫不是青梅竹马,没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在他之前出现在丁程鑫身边的人每一个都曾经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怕他不能成为丁程鑫最后一个并肩同行的人,怕他也会像曾经的那些人一样跟丁程鑫走散,所以马嘉祺在认识他的第二年便毫不犹豫的抓紧了他的手,一直到现在。


或许爱情真的有保质期,他垂下眼睛,盯着脚上那双刚...

1 / 59

© 虞易凉 | Powered by LOFTER